时间的特点

观众

【深男】一个人

陈深在米高梅点了一杯酒。

米高梅里有许多好看的女孩子,她们穿着各色的洋装长裙,在舞池中婀娜,在男人的手心里旋转出一朵一朵的喇叭花。从前他总觉得旗袍才是女孩子该穿的,他的两个嫂子,他以前的那个白月光,甚至还有为唐山海而死的柳美娜,她们穿着各色的旗袍,像画报里的女郎一样温婉又动人。可如今在舞池里却是洋装更好看些,洋装更潇洒,大大的裙摆下面藏了好多娇艳的花。

陈深抿了一口酒,嘴里涩涩的,他放下酒杯,又要了瓶格瓦斯。

“陈队长~”

一个同样穿着旗袍的舞女走过来,陈深认得,是叫徐玫吧。逢场作戏这种事,陈深没来由地顺手:“哦,徐大小姐啊。”

“没想到陈队长还记得我啊。”

陈深笑笑,帮她叫了一杯酒。

徐玫却道:“陈队长还是喝格瓦斯,人家还以为你开始喝酒了。”

陈深皱眉:“我还是喝格瓦斯比较习惯。”

“那陈队长何必要这杯酒呢,”徐玫没接酒保递过来的陈深给她叫的那杯酒,而是拿起陈深原本喝过半口的那个杯子喝了一大口,“不喝多可惜。”

陈深看徐玫眨着眼睛对他放电,手里还拿着他的那只高脚杯晃来晃去。他不动声色地起身,一边掏出钱付账,一边说:“我先走了。”

“唉你……”

陈深出了米高梅才感觉心里的那点不舒服的疙瘩被冷风吹散了些,他觉得有时候的逢场作戏也实在是没有必要。怀表上的时间已经到晚上六点五十分,陈深把表放回怀里,买了一朵玫瑰花往电影院走去。

今天演的电影叫《玫瑰迷情》,实际上今天也就两部,另一部好像是几个外国男人演的,陈深没买那一场,陪女孩子的时候还是适合看这个。这一场人数很少,厅里就零零散散坐了十多个人,陈深那一排只有一个中年女人。

陈深坐下来,然后拍了拍他身旁的空位,似乎是在掸灰尘,他掸了会儿,然后又抚了抚椅面的绒布,把玫瑰小心翼翼放在上面,那边坐的中年女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电影开场了,陈深有点漫不经心,他其实并不喜欢这样专讲情爱的电影,可在仍旧纸醉金迷的上海,这样的片子一直在拍,仿佛战火没有烧过,花也还在开。但他仍是看着,看了会儿就困乏起来,他努力睁睁眼,挺直脊背,可这样还是没有什么用,于是他看了看身边的空座,他把胳膊搭在那个椅背上,竟然觉得清醒了些。

在陈深的下一次困倦袭来时,那个大大的银幕上出现了一个人,那是编着辫子的李小男。

陈深逮住了她的面孔一闪而过的瞬间,搭在椅背上的手也收回来,他忍不住坐得更端正,两只眼睛就那样紧紧地盯着。还好,没有过几分钟他就再度看到了李小男,这次时间要久一点,陈深觉得无比满足,那个小丫鬟安安稳稳站在沙发后面,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可爱,陈深忍不住笑了,眼睛朦胧的厉害,他只好抬手狠狠擦了擦眼睛,然后继续聚精会神看着那个黑白的屏幕。

于是他等到了李小男下一次的露面,她奔到那个烫着卷发的女人身边拉住她,嘴巴里喊着“太太”“太太”,陈深又笑了,他转头看看那个空位置,嫌弃地悄声说:“啧……演的真浮夸。”

他对着那个空位子上的玫瑰花笑了会儿,又连忙看回屏幕上去。

电影散场的时候,陈深那一排的中年女人过来了,她说:“小伙子,节哀。”

陈深本来准备站起来走了,那个女人的话像是把他按在椅子上,怎么也起不来,他努力做出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了看那女人,点头示意一下,目光送着那个女人走远。

陈深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风很冷,他往围巾里面缩了缩,下巴于是被保护起来,他掏出口袋里的两张电影票,反复念电影的名字。

原来是这一部,《玫瑰迷情》。

几片碎碎的雪突然落在电影票上,陈深抬头,发觉黑黑的天上不知从哪儿落下来漫天的雪,不紧不慢地占领这条街和那边的每一条街,他把票子叠好装进兜里,往凯司令走去。买好早就预订的栗子蛋糕之后,他终于决定回家。

陈深走到巷口的时候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他看见自家门前灯的暗影里有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女人背对他正在离开,他急忙飞快地跑了几步,像是去抓人,那个女人听见声音转过身,往灯下走过来。

等看清楚是徐碧城的时候陈深不跑了,他站在那里停了一下,然后慢慢走近她。

徐碧城说:“陈深,你回来了。”

陈深:“你在这里干什么?”

徐碧城:“我听朱珠说今天是李小……的生日,我过来看看你。”

陈深走到门前,看了看门口的台阶:“你什么时候来的?”

徐碧城:“没……没等多久,以为你会很晚回来,我刚准备走了。”

陈深想起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走的李小男,她曾经睡在这个冰冷的门前等他。

“我没事,”短暂的沉默之后陈深还是开口了,“天晚了,你回去吧。”

徐碧城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她眼前是陈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低头又看见陈深手里拎的蛋糕盒还有盒子上的玫瑰,眼睛慢慢红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陈深推开门准备进去,徐碧城开口道:“老师……”

陈深没想到她会这么叫他,他看看她,用他做教官时的语气说:“你早该离开上海,回去吧,注意安全。”

徐碧城看陈深定定的看着她,只觉得自己好似是他的下属,或是他的一个普通学生,她只得犹豫道:“你……保重。”

陈深“嗯”了一声。

徐碧城走了之后陈深总算觉得放下了个担子,她一直这样待在上海的原因他已经懒得去想,可是她早都该离开,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他的屋子空空荡荡的,冬天的冷气好像也钻进来盛满了整个房间,从前他以为自己一直是一个人,可真真正正是一个人的从来都是李小男,等她终于有他了,他却再也没有她了。

他从太阳花枯萎的那天开始,就变成自己一个人在安静的房间里等太阳升起的样子。

格子窗帘之间的空隙里,外面漆黑的夜飘着雪,陈深觉得很冷,胃里空荡荡泛酸,他把蛋糕在桌上放好,玫瑰插在桌子上的花瓶里,去厨房下了一碗面。

下面的时候陈深一直往沙发上看,那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有绿色的沙发绒,上面搭着他黑色的外套。

陈深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睛。

等到面下好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陈深放好面碗,然后打开了蛋糕。围巾被他放在沙发上整整齐齐叠着,陈深把蛋糕往前推一推,对着那条围巾说——

“生日快乐。”

他的声音像是滚着水珠,骨碌碌淌了一脸。












————我是一条分割线————
毫无疑问这是一把刀( ´•̥̥̥ω•̥̥̥` ),我……我把自己写哭了😭😭😭
我真的没想到,当我遇到一对很虐的cp,我可以这么狠心,文风也变得……(T▽T)
我爱小男,爱唐队,也爱陈深(T▽T)

评论(35)

热度(88)